来那替尼(neratinib)可改善CNS转移的预防和控制率

  • A+

  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是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生存面临的重大挑战,接近50%是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在接受曲妥珠单抗为基础的治疗后发生CNS转移。在NALA研究(Saura等,2019ASCO)中可以看到,针对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奈拉替尼后线治疗下患者的CNS累积发生率呈下降趋势。而在来那替尼()一线治疗的NEfERT-T研究(Awada等,JAMA Oncol 2016),以及针对CNS转移HER2阳性乳腺癌来那替尼治疗的TBCRC022研究(Freedman等,J Clin Oncol 2019)中,均可看到CNS转移患者的治疗获益。

印度格列卫是按照瑞士诺华公司的配方生产的仿制药

   格列卫 ,是一个治疗慢粒白血病(CML)的靶向治疗药物,格列卫一上市就引发了巨大的反响,也由此开启了癌症的靶向治疗时代。虽然格列卫所治疗CML不是一种发病率高的癌症,但格列卫的出现,几乎将这种癌症变成了普通过的疾病,格列卫的出现,CML成为一种慢

  NCCN指南也已经推荐来那替尼联合紫杉醇或卡培他滨用于治疗CNS转移的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2019年SABCS大会上,Ahmad H Awada等对NALA、NEfERT-T和TBCRC022等三项研究进行汇总分析(见下表)[4]。在NALA中,奈拉替尼+卡培他滨组与拉帕替尼+卡培他滨组相比,需要对有症状的CNS转移进行干预的患者比例明显减少( 22.8% vs. 29.2%)。

  在NEfERT-T中,与曲妥珠单抗+紫杉醇组相比,+紫杉醇组有症状或进展性CNS复发的频率显著降低(10.1% vs. 20.2%)。在TBCRC 022中,在未接受过拉帕替尼治疗的CNS转移患者中,来那替尼治疗的ORR可达到49%,中位PFS和OS分别为5.5个月和13.3个月。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Lin N.教授在本次大会上做了“乳腺癌脑转移系统治疗”的主题演讲,也肯定了TBCRC 022研究中来那替尼在CNS转移HER2阳性乳腺癌中的出色疗效。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