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为晚期乳腺癌争取了更多生存时间

  • A+

  CDK4和6是细胞周期的关键调节因素,已被证实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表达。是近三五年里冉冉升起的抗癌新秀,正迅速改变激素受体(H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HR+/HER2-)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格局,有效地克服或延迟内分泌抵抗的出现,为晚期患者争取更多的生存时间。

奥拉帕利是治疗晚期卵巢癌的一线治疗药物

  中国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其PARP抑制剂 奥拉帕利 用于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全球已上市四款PARP抑制剂,分别为2014年上市的奥拉帕利、2016年上市的芦卡帕利、2017年上市的尼拉帕利和2018年上市的他拉唑帕利。目前中国大陆仅有奥拉帕

  哌柏西利(palbociclib,Ibrance,爱博新)是一种口服CDK4/6抑制剂,此外还有abemaciclib (Verzenio)、ribociclib(Kisqali,瑞博西尼),这两种CDK4/6抑制剂目前还未在国内上市。2018年7月31日,palbociclib作为目前唯一的此类药物,在中国上市。的获批主要是基于PALOMA-1研究、PALOMA-2研究和PALOMA-3研究。

  根据中国CSCO发布的《乳腺癌诊疗指南》2019年版,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篇章,对于绝经后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内分泌治疗策略部分:①对于未经内分泌治疗的患者,Ⅱ级推荐为AI联合CDK4/6抑制剂(证据级别1A);②他莫昔芬(TAM)治疗失败后的患者,Ⅱ级推荐为AI联合CDK4/6抑制剂(1A)或氟维司群联合CDK4/6抑制剂(1A);③AI治疗失败后的患者,Ⅱ级推荐为氟维司群联合CDK4/6抑制剂(1A)。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