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纳替尼(ponatinib)治疗失败患者的长期预后较差

  • A+
所属分类:普纳替尼

普纳替尼(Ponatinib)是一种泛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TKI),对其他 TKI 失败的多难治 CML 患病者有效。尽管反应率很高,但可能会产生抗药性或不耐受性。

普纳替尼(ponatinib)治疗失败患者的长期预后较差

方式:

普纳替尼(ponatinib)治疗失败患者的长期预后较差

我们对既往 TKI 难治的慢性 (CP) 和加速 (AP) 期 CML 患病者的结果进行了回顾性审核,这些患病者因耐受药物或不耐受而停用普纳替尼(Ponatinib)。

普纳替尼(ponatinib)治疗失败患者的长期预后较差

结果:

19 名 CP 患病者因耐受药物性 (n=13)、毒性 (n=5) 和进行干细胞移植 (n=1) 而停药。停药时,14 人仍处于 CP,3 人进展为 AP,2 人进入急变期 (BP)。3 名 CP 患病者改善了他们的细胞遗传学反应 (CyR) 以完成 CyR (CCyR),2 名在 SCT 后,1 名在 omacetaxine 后。12 名患病者(包括所有接受后续 TKI 医治的患病者)在停用普纳替尼(Ponatinib)时没有发生重大细胞遗传学反应,均未对医治产生反应。17 名 AP 患病者因耐受药物 (n=15) 或不耐受 (n=2) 而停止使用 ponatinib。停药时,14 人仍处于 AP,3 人进展为 BP。4 名患病者接受了 SCT 医治,1 名患病者获得了主要的分子反应。用非 SCT 方式医治的 12 名患病者均未对后续医治产生反应。停药后所有患病者的中位生存期为 16.6 个月(CP、AP 和 BP 患病者区别为 31、9 和 13 个月)。因毒性停用普纳替尼(Ponatinib)的患病者中位生存期为 60 个月,因耐受药物而停用的患病者中位生存期为 11 个月。

结论:

普纳替尼(Ponatinib)失败患病者的长期预后较差,估计 1 年 OS 和 EFS 率区别为 54% 和 40%。这部分患病者需要新的医治方案。

根据一项关键的 II 期单臂研究(PACE 试验)的结果,Ponatinib 于 2012 年 12 月被快速批准用于其他 TKI 失败的 CML 患病者。该研究显示 CML-CP 患病者的临床收益,其中超过 90% 的患病者曾接受过至少 2 次 TKI,MCyR、CCyR 和 MMR 率区别为 56%、46% 和 34%,在中位后报告随访 15 个月。估计这些患病者中的大多数(91%)在 1 年时维持其 MCyR。AP 或 BP 患病者的 MaHR(主要血液学反应)率区别为 58% 和 32%,表明在这种情况下也有临床好处。在患有 T315I(一种“看门人”突变)的 CML-CP 患病者中,反应率甚至更高(72%),从而对所有其他可用的 TKI 产生耐受药物性。T315I 突变在达到 20% 的 TKI 耐受药物疾病患病者中发生 。最近报道的 PACE 试验 4 年更新报告显示 41% 的 CML-CP 患病者仍在接受研究医治。其中,87% 和 74% 维持其 MCyR 和 MMR。CML-CP 和 CML-AP 的估计 4 年总生存几率和无进展生存几率区别为 77% 和 56%。

尽管普纳替尼(Ponatinib)取得了这些优异的结果,但一些患病者主要是无反应的,而其他患病者最终可能会失去反应并产生继发性耐受药物。Ponatinib 也可能与不良事件有关,最明显的是动脉血栓事件,这可能使某些患病者的医治不可坚持,有时甚至在有充分反应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对普纳替尼(Ponatinib)耐受药物或不耐受的患病者的医治选择在既往暴露于 2 种或更多既往 TKI 或具有 T315I 突变的情况下受到限制。对普纳替尼(Ponatinib)失败的患病者的结果,虽然预计会很差,但据我们所知,以前没有彻底描述过。在这份报告中,我们在 CP 或 AP 中接受 ponatinib 医治且普纳替尼(Ponatinib)医治失败的患病者队列中展示了普纳替尼(Ponatinib)停药后的结果。正如预测期望的那样,结果很糟糕。很少有患病者出现良好的反应,主要是 SCT,但总体生存期很短,中位生存期为 16 个月。尽管在医治终止时仍处于 CP 的患病者的预测期望中位生存期稍长,但仍不到 3 年。对于 AP 患病者,中位生存期仅为 8.9 个月。将这些结果放在上下文中,据报道,伊马替尼失败后(即 1 次 TKI 失败后)的 3 年生存几率为 72%,对于失败后仍处于 CP 的患病者和 30% 的 AP。但总体生存期很短,中位数为 16 个月。尽管在医治终止时仍处于 CP 的患病者的预测期望中位生存期稍长,但仍不到 3 年。对于 AP 患病者,中位生存期仅为 8.9 个月。将这些结果放在上下文中,据报道,伊马替尼失败后(即 1 次 TKI 失败后)的 3 年生存几率为 72%,对于失败后仍处于 CP 的患病者和 30% 的 AP。但总体生存期很短,中位数为 16 个月。尽管在医治终止时仍处于 CP 的患病者的预测期望中位生存期稍长,但仍不到 3 年。对于 AP 患病者,中位生存期仅为 8.9 个月。将这些结果放在上下文中,据报道,伊马替尼失败后(即 1 次 TKI 失败后)的 3 年生存几率为 72%,对于失败后仍处于 CP 的患病者和 30% 的 AP。对于停止使用达沙替尼或尼罗替尼作为一线医治的患病者,预计 3 年生存几率为 75%。对于既往接受过两次 TKI 的患病者发表的数据较少。在一个系列研究中,既往接受过两次 TKI(伊马替尼和达沙替尼或尼罗替尼)且失败后接受第三次 TKI(即替代的第二代 TKI,达沙替尼或尼罗替尼)的患病者预计中位生存期为 20 个月。由于目前有 5 种可用的 TKI(伊马替尼、达沙替尼、尼罗替尼、博舒替尼和普纳替尼(Ponatinib)),自然的途径是尝试使用以前未用于给定患病者的 TKI。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我们的系列中,即使在无法检查到 T315I 的情况下,在普纳替尼停药后接受另一次 TKI 的患病者都没有表现出短暂的反应。这或许并不出人意料。预计其他 TKI 均不会在具有 T315I 突变的患病者中引发起任何反应,尽管这代表了我们患病者的一小部分。在其他情况下,ponatinib 也可能优于其他药品。在伊马替尼耐受药物后的二线医治中,达沙替尼、波舒替尼和尼罗替尼均在不到 50% 的患病者中诱导 CCyR 。在接受伊马替尼和达沙替尼或尼罗替尼医治的患病者中,使用替代 TKI 的病例报告系列报告的 MCyR 率为 32%。在伊马替尼和达沙替尼或尼罗替尼之后使用博舒替尼的前瞻性系列中,MCyR 的累积率为 40% 。在 92% 曾接受过至少 2 次先前 TKI 和 56% 至少 3 次先前 TKI 的患病者群体中使用普纳替尼(Ponatinib)的反应率,56% 有 MCyR(包括 46% 有 CCyR)。因此,对 TKI 缺乏反应,导致医治较少的患病者的反应率低于普纳替尼(Ponatinib)在多次 TKI 失败后诱导的反应率,这可能并不出人意料。因此,集体经验表明,随着越来越多的 TKI 失败,结果会恶化严重,预测期望的生存几率会缩短。

只有 3 名 CML-CP 患病者在使用 ponatinib 失败后获得了持久的分子反应:两名在 SCT 后,一名在 omacetaxine 后。普纳替尼失败后的所有患病者都应考虑 SCT,甚至可能更早。尽管 SCT 作为初始医治已普遍失宠,并且很少在一次 TKI 失败后进行,但如果之前没有讨论过,需要第三次 TKI 的患病者此时应开始考虑 TKI。ELN 建议所有患病者在开始二线医治时(如果出现警告讯号则在诊疗断定时)进行 HLA 分型,并将 SCT 作为三线医治。我们应该承认,尽管这种策略似乎合理,但缺乏关于这些患病者 SCT 后结果的数据。最近,Olavarria 等人。报道了来自欧洲血液和骨髓移植组织(EBMT)的一系列研究,包括 437 名接受第二代 TKI 的患病者,其中 164 名患病者先后接受了达沙替尼和尼罗替尼。在 CP 中移植的患病者的预计存活率为 67%。需要更多数据来更好地了解 SCT 在这种情况下的风险和好处,以及普纳替尼(Ponatinib)失败后的结果,但 ELN 建议在两次 TKI 失败后考虑 SCT 是合理的。

总之,对普纳替尼(Ponatinib)产生耐受药物或不耐受的患病者预后不佳,对后续医治的反应几率很小,生存期预测期望也很短。在此范围内,与对普纳替尼(Ponatinib)不耐受的患病者相比,对普纳替尼(Ponatinib)不耐受的患病者可能有更好的结果。对于这一小部分但重要的患病者亚群,需要新的医治选择。

【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